当前位置:首页/博客/行业动态

版权流氓华视聚合:频繁滥用维权,是什么让你们如此刚硬?

来源:本站 作者:伍林堂工作室 日期:2020-05-04 浏览:155

身为一个创业者,我深知创业的艰难,早上和一个相同境遇的朋友聊天,他说的一句话我印象深刻:“创业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,自己活的狗都不如”,我沉默。

2月份的时候,我接到了北京互联网法院的短信,说我们侵害了北京华视聚合文化的信息传播纠纷,要我联系调解人员。当时是比较懵的,创业开始,我都是小心翼翼,一直害怕图片或者字体侵权,所以都是使用的免费图库。

根据调解员给的解释,我们是公众号侵权了,细问之下,是因为我在去年6月于某宝买的一个电影源码,放到了公众号,调解员的意思是尽快赔钱解决,但是数额非常高。对方说有3部电影是侵权的,一部从5.5-7.5万不等,下来差不多20万。

在对方说完后,我们及时通知卖家进行了删除,因为华视举证几部影片播放量都为0,公众号整体平均阅读量也在10-20之间,很难想象,赔偿的费用简直在敲诈。

从网上查到了北京华视聚合的信息,打官司的案件几百件,还不算其他子公司的案件,当然,调解的也有很多。在我逐渐深挖这个公司的时候,我才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该公司一直打着保护知识产权的旗号,却在这个过程中走上歧途,甚至违背法律,严重背离了初衷。

8090_9_92dlE470YP8xdixy.png

正如全国律协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王正志表示:“如何正当的保护产权、激励科技创新、提高我国的国际竞争力成为了我们关注的核心”,而对于北京华视聚合来说,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,显然已经成为了一颗“行业毒瘤”,多少小微企业因为自身管理不善,而被逼到山穷水尽,注销公司、成为失信人,这个代价未免太大。

我从网上联系了很多败诉的公司,因为胜诉的基本为0,他们会给你建议,如果你接受调解,华视胜诉,那么等着你的将是无止尽的起诉,因为对方事先会同时取证了你站内几十部影片,开始先拿出2-3部影片作为诱饵,在胜诉后,会一点点的把其他几部再拿出来继续起诉你,频繁的向各类企业提起民事诉讼。

虚假或恶意版权诉讼确实需要整治,但证明虚假或恶意是有一定的困难的,我们需要知道华视聚合是否有合法权利基础和适当授权。著作权需要保护,但是借助著作权大肆牟利,和流氓有何区别?北京华视聚合母公司诉讼案件就达2039件,98%都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,而自身公司没有任何业务,没有网站,我们不得不怀疑,该公司的业务只有“恶意维权”,以此来获取到自己的巨大利益,更为诡异的是,该公司既然在19年7月就发现了问题,为什么到了今年2月才去通知,你们在等什么?

8091_9_1b5yPvK7AyM9DY.png

小微企业大都为某宝购买源码,控制权都在商家手中,为了引流使用,出现问题,你只需要发一封邮件,创业者们只要意识到侵权就会及时删除,不通知,直接起诉高额费用,一部0浏览量的影片定价5-10万,十几二十部,这些一年都盈利不了几万的公司如何能够负担的起?

8092_9_WQMlBhJAsEbGRe.png

北京华视聚合通恶意维权索要高价赔偿,利用起诉获取高价的商业收益,这种商业模式是可耻的,当然,我们也不排除北京华视聚合大量收购版权,这样烂诉并不是鼓励中小微企业生存的最佳维权方式,带来的负面效果只会让创业环境越发的恶劣,形成的连锁效应是对创业者极为不利,更加导致创业者生存困难。

“版权流氓”现象在业界并不少见,被告企业必然会承担注销公司成为失信人的可怕循环。恶性的起诉行为造成了市场秩序混乱,已经严重到了滥用诉权的地步,这种行为与敲诈勒索等同无异。

在去年“视觉中国”事件中,视觉中国创始人曾经说道:“我们发现侵权情况,就会主动去自媒体,他们大都紧张,采取回避,或者联系不到,最后只能走诉讼”,而北京华视聚合是没有通知侵权人,直接就走诉讼,索要高额费用,更加的刚硬霸道。

作为创业者,无心之失,为何要赶尽杀绝?为何要接二连三的去起诉?作为法院调解员,为何要帮北京华视聚合去说话?为何不精准的去找某宝的源头?这有制止住源头,才可以有效的规避这类情况发生,而不是把每一个创业者都逼入绝路。

作为北京互联网法院,不问青红皂白,输了每部赔偿2万,而且是每一个案件基本都是相同的结果,依据又是什么?这个行为,也是我们需要去考虑的,只希望,在我们创业者的路上,能够少一些“套路”,多一些“帮助”,我们也有理由相信,北京华视聚合将故意放纵某宝卖家,吸引小微创业者去使用,而华视聚合会定期检索这些来源,进行不间断的收割,律师去与你沟通、调解、收钱,而北京华视聚合呢?养上一大批的律师,到处提起诉讼,这种勒索的商业模式能延续且能维持,也不外乎是一种惊人的“行业现象”。

没有道德底线的薅羊毛商业模式,没有一点道德底线,如果这样做也可以成功,那只会让万千创业者葬送在这个黑暗中。

“我希望我们每个创业者都能够活,而不是憋屈的死”!